医联网 > 医疗新闻 > 健康星闻

杰克逊私人医师莫里或因过失杀人服刑4年

2011-10-28 09:52 来源:三九健康网 

今天,已故流行乐坛巨星迈克尔杰克逊的私人医生莫里被控过失杀人一案,有望尘埃落定。当地时间28号,在结束证人传唤环节后,法庭有望对案件做出判决。

杰克逊私人医生莫里。

经过马拉松式的一次次庭审,这个举世瞩目的死亡真相,渐渐浮出水面。今天会有怎样的法律结果?此时还不得而知。但在这个等待法官一槌定音的最后清晨,我们不妨再回顾一下,各方证人历次出庭所共同拼凑出的迈克尔·杰克逊死亡真相的拼图。

迈克尔·杰克逊生前的私人医师莫里被控于2009年6月25日为杰克逊注射含异丙酚成分的鸡尾酒药物,帮助他入睡,但在关键时刻却弃他于不顾。如果过失杀人的罪名成立,莫里面临4年的牢狱生活。

但相比莫里医生的命运,更多人关心的是杰克逊的死因。杰克逊闭上了眼睛,真相或许永远是个秘密,但在法庭一条条证言的背后,我们看到了一种可能。

人物1:迈克尔·杰克逊。地点:病榻。

我在说那笔钱,100万儿童,儿童医院,世界上最大的,迈克尔·杰克逊的儿童医院。

这是审判首日公布的电话录音中,虚弱的杰克逊留给这个世界的声音。他向莫里医生谈到自己的宏大计划,其中包括了为迈克尔-杰克逊儿童医院筹款。在大约13秒钟的沉默后,莫里问杰克逊:“你还好吗?”杰克逊回答:“我有些困了。”

人物2:莫里医生。回溯地点:案发现场。

“我在监护他,我坐着,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直到我放心为止。之后我需要去卫生间,所以我离开了,去了卫生间。回来时发现,他已经没了呼吸。我立刻查看了他的血氧含量和心跳,他当时的心跳好像是每分钟122下。”

这是莫里医生版本的故事。尽管他之后承认自己对杰克逊使用异丙酚帮助其睡眠,但他坚持,在杰克逊死亡前,他并没有对杰克逊进行异丙酚注射。

人物3:第一个到达的急救人员。回溯地点:案发现场。

法庭:你是否问过莫里医生,病人现在这样的情况、状况恶化有多久了?

急救人员:是的。

法庭:他怎么回答你的这个问题?

急救人员:他说,一发生我就给你打电话了。

法庭:在你看来,他的回答意味着什么?

急救人员:对我来说,这就意味着眼前的病人我们有很大的几率救活。

遗憾的是,莫里医生并没有说出实话。在杰克逊情况恶化和他拨打急救电话之间,他还给杰克逊的助理、保镖以及另一名保安打电话,耗时超过20分钟。

法庭:莫里医生是否曾向你提及,对迈克尔杰克逊使用了异丙酚?

急救人员:没有,他没提。

法庭:当你们在一起的实话,莫里医生是否向你提到过这个词语“异丙酚”?

急救人员:没有,他没提。

只字不提,是否直接导致了杰克逊的死亡?没有人知道。

人物4:急救医生。回溯地点:医院。

“不问、不提”的策略,从杰克逊的死亡现场,延续到了医院。

法庭:他从未向你提过异丙酚?

医生:绝对没有。

在这位医生眼里,在没有专业急救设施的情况下,擅自在家中使用异丙酚,简直难以想象。

医生:异丙酚会导致严重的肺部衰竭、呼吸衰竭,并会因此导致心脏衰竭。异丙酚是没有什么解毒剂的。

法庭:所以你必须做好一些准备?

医生:是的,这是必须的。

人物5:医学专家史蒂芬?萨芬。地点:法庭。

萨芬教授说,莫里在杰克逊猝死一事上:“明显存在17处过失。”

如果莫里医生真的像个医生,那么在杰克逊第一次说“我需要异丙酚来帮助睡眠”的时候,他就该说“你的睡眠有问题”,并向他推荐一个这方面的专家。但莫里只知道给杰克逊开异丙酚。

无辜的私人医生,庸医,言听计从的下属,不负责任的损友。究竟哪个是真正的莫里,也许今天,洛杉矶法庭就会交出自己的答案。但无论惩罚谁、惩罚得多重,我们已经永远地失去了杰克逊。

莫里曾这样回顾杰克逊的苦恼:“如果不能睡觉,我一切都不正常啊。”

是的,最后,杰克逊睡着了。睡眠里,他去了另一个世界,但愿那里没有阴郁的童年,没有病痛的困扰,只有歌声绕梁,岁岁相伴。

(责任编辑:廖颖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