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查询 医院查询 医疗新闻
医联网 > 医疗新闻 > 

疾控中心专家:H7N9流感喜冷怕热不会越来越严重

2013-04-19 09:04 来源:三九健康网 

《新闻1+1》2013年4月18日完成台本

——H7N9禽流感,变得更危险了吗?

(节目导视)

解说:

河南,江苏,上海,人感染H7N9新增病例不断出现。

中国疾控中心卫生应急中心主任 冯子健:

并没有开展全国筛查,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要改变各项防控措施。

解说:

面对病毒传播,我国已经邀请世卫组织派国际专家团队对H7N9禽流感进行调查和评估。

世卫组织发言人 格伦·托马斯:

我们一直警惕地关注着病毒和病情的发展。

解说:

面对上海出现两个家庭聚集病例,公众在担心病毒传播是否出现变化。

冯子健:

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H7N9有持续人传人能力。

解说:

南京全城杀鸡,市民百里送鸡,湖南局长带头吃鸡。面对H7N9,防控又该如何展开?《新闻1+1》今日关注:H7N9禽流感,变得更危险了吗?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上一个周五,《新闻1+1》我们做的节目是关注H7N9禽流感。我记得在节目刚一开始的时候拿到最新的数据显示,当时全国确诊H7N9禽流感的确诊病例是43例,死亡11人。那么转眼过去了7天,今天我拿到最新数据,一个好消息,一个不好的消息。不好的消息是,全国确诊H7N9禽流感病例翻了一倍还多出1个,达到了87例。而稍微好,这个“好”也是加引号的消息,虽然确诊病例增长了一倍还多,但是死亡人数却只增长50%多一点,没有与确诊病例成正比。但是面对这种快速确诊病例的增加,人们的疑惑却开始增长,是不是H7N9禽流感传染得更快了?另外,H7N9禽流感是不是变得更加危险了?问号在增多,疑惑在增多,今天我们关注这些问号和疑惑。

解说:

今天截止17点,全国共确诊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87人,其中死亡17人。从3月31日第一次公布3个病例到今天的87个病例,患者的不断增加让大家的心情也跟着变化。

中国疾控中心卫生应急中心主任 冯子健:

我们平常和禽有接触,暴露于禽环境的实际上人数量很大,但是发病的人数是非常少的。说明禽流感病毒病不是很轻易会感染人,从禽偶然感染人类可以导致在人群中特定的、非常少见的易感者,这就是所谓的有限的人传人的基础。

解说:

三个确诊病例仅仅保持了一天,4月2日数字就变成了7例。而从这7例出现的范围来看,仍局限在沪宁杭这一长三角地带。但从4月13日开始,北京市确诊首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使H7N9疫情首次突破了长三角,在华北地区出现。紧接着4月14日中部省份河南省也出现了病例,并且在14日一天就新增了11例,成为新增确诊病例最多的一天。

(电话采访)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 曾光: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它(H7N9病毒)对人群普遍易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比较易感,我们还要进行一些研究。

解说:

虽然对于新型病毒的研究还在进行,但防控措施却不能等待最终的结果,例如北京卫生和疾控部门就采取主动筛查的策略,发现了一名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携带者。昨天中国疾控中心卫生应急中心主任冯子健表示,这种防控措施值得鼓励,但在全国层面上将不会改变现有的防控策略。

冯子健:

对于一些地方开展主动监测的方式可能很难作为全国性的要求部署。但地方要是做一些这样的工作,我想从我个人角度,我觉得还是值得鼓励的,因为我们毕竟对这个病的认识还非常有限,做一些这样的调查或者是研究性的工作,可能对我们认识这个疾病的特征还是有帮助的。

解说:

正是鉴于认识有限,我国已经邀请世卫组织派国际专家团队来中国,与中国专家一道对H7N9禽流感进行调查和评估。

世卫组织发言人 格伦·托马斯:

我们警惕地关注着病毒和病情的发展。

白岩松:

人们在担心H7N9禽流感它传染的速度在加快,而且似乎变得更加危险。这一种担心似乎有相应的数据来做支持。来,我们看一下这样相应的数据。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确定病例,从第1例一直到第43例用了多少天呢?用了13天。但是从第44例一直到今天87例一共只用了6天。那大家就会担心了,为什么头43个病例用了13天,而接下来44个病例才用了6天?所以这种担心在增长。在这一系列担心当中有这样一种说法,不是说人与人之间不传染吗?但是这种病例的增长似乎呈现出某种人与人传染这样一种裂变的速度,基数少的时候它传染增长的人数慢,但达到了一定的人数之后,它的速度就开始快速的增长,这一切都有道理吗?这种担心该存在吗?马上要连线的是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杨维中,杨主任您好。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 杨维中:

岩松你好。

白岩松:

我相信你听到我反映周围很多人的疑惑和担心,如果要仅仅从确诊病例来说,第1例到第43例用了13天,当然我这里要解释一下,第1例其实2月份就住院了,3月4日就不幸去世了,但是当他确定的时候是3月31日,我们以此为准。从第1例到43例用了13天,第44例到今天87例才用了6天,人们的担心有道理吗?

杨维中:

正如刚才你说的一样,其实这个病应该从2月20日开始到现在,这87例的病人已经是这么长的时间了。最近几天报告数是明显增加了,但是最近几天报告的数量不是最近几天发生的病例,而是在之前十几天甚至二十天发生的病例,所以我觉得不应该用最近几天报告的数来说最近几天增长的非常迅速。

白岩松:

我明白了,这个确诊病例是在这几天增长的速度比较快,但是它发病还是要退回到之前去。

杨维中:

对,因为人们看病,他从生病到看病有一个时间,看病以后怀疑是这个病,再加以检测确认又有几天的时间。这么回过去应该说是过去很多天的病人到最近这几天来集中报告的。

白岩松:

也许这背后是否有这样的因素,现在确诊的速度更快了,在确诊这个病方面的手段比过去更强了,因此导致产生一种错觉,好像这几天新发的病例增多了似的。

杨维中:

对,有一个是确诊的速度快了。另外一个,过去一些被怀疑的病可能大家都知道有这个病以后,就开始加强用H7N9的检测方法来进行检测,所以会在这一段时间有一个集中的报告。

白岩松:

那杨主任,人们还会有新的这种担心,原来一直觉得停留在长江流域这一带,但是突然看到了,河南也有了,尤其北京也有了,是否随着季节的变化,H7N9禽流感有北移的趋势?

杨维中:

我个人认为,随着季节的变化,也就是说温度在开始上升,不应该说它这个病会越来越严重了。禽流感或者是流感的病毒它是喜欢冷的气温,它是怕热。我觉得不应该从北京或者说河南的个案上,就认为这个病毒就北上了。

白岩松:

杨主任,人们还会有另外一直这是潜在的担心,虽然我们相关的专家不断在解读,就是到底是否存在着人与人之间的传染,因为在我们掌握的这种数据当中,87例里头有相当大的比例,他们说没跟禽接触过啊。

杨维中:

我觉得从目前的87例我们做的流行病学调查来看,大多数的在60%以上的病例是有明确的禽的接触或者是到有活禽交易的市场上去,有过这样访问的一个历史。所以应该说大多数是有禽的接触史或者有禽的暴露。当然还有一部分,应该说除了他们是没有办法来准确的回忆他们是否有过禽的接触、禽的暴露。另外还有一部分,他们一发病的时候,怀疑是这个病以后他们是病重的,没有办法对他们进行准确的调查。但至于是否人传人,我觉得到目前我们都没有充分的、确切的证据说来说它已经有人传人了。

白岩松:

但是也不能说百分之百否定肯定不会有人传人之间的传染,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对吧?

杨维中:

非常赞成。我觉得流感病毒是一个变异非常快的很特殊的病毒,所以我们需要对它加强监测,睁大眼睛盯着它,看这个病毒在怎么变。我可以告诉大家,今天我们国家疾控中心对我们已经拿到的这些病毒,从第一个病人2月20日拿到的生病病人的病毒一直到前几天北京这个孩子的病毒,大概将近50多天,这样中间所有的病毒时间跨度有50多天了。这些病毒进行仔细的基因的全系列的比对,到目前为止它仍然还是禽的病毒,没有哺乳动物流感的病毒,更没有人流感的病毒。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它基本的特征、基本的属性还是在,就是说2月份的这个病毒跟现在的病毒,我们没有发现它有什么增强了人传人这样的迹象,没有发现。

白岩松:

好,但愿这是一个好消息,并且持续下去。

接下来杨主任,我们透过几个具体的病例来回答一些可能人们也会产生相关的问号,我们一起看一下。

解说:

自己走出隔离病区大楼,精神状态不错。今天媒体这样描述上海市一位感染H7N9禽流感的患者康复出院的情景,而他也是上海首例治愈出院的H7N9禽流感成人患者。谈到出院感受,老人说像重获新生一样。而迎来新生活的还有7岁的小圆圆,她也是北京首例确诊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病例。

字幕提示:4月17日北京市卫生局举行发布会

记者:

手里拿的是什么?给我们念一念。

小患者 圆圆:

奖状。

记者:

什么奖状啊?

圆圆:

最佳表现奖。

记者:

病房的最佳表现奖是吧?

记者1:

现在感觉怎么样?

圆圆:

好多了。

记者2:

快回家了,最想干什么?

圆圆:

想回家。

记者3:

回家干什么啊?

圆圆:

回家玩。

解说:

昨天的发布会现场,大家不时的被可爱的圆圆,气氛很是轻松,而出院回家这一路一家三口也是面带笑容。圆圆的康复让大家欣慰,而北京另一名4岁男童则让人牵挂,15号凌晨北京卫生局发布消息说,这名男孩被判定为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携带者。其父母从事禽鱼贩卖工作,他家街对面的邻居曾购买过北京首例确诊病例家庭所贩卖的鸡。这是我国首次在没有临床症状的人群中发现病毒携带者,而这个男孩会不会发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