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查询 医院查询 医疗新闻
医联网 > 医疗新闻 > 疾病动态

钟南山:板蓝根喝多有毒性 对H7N9疫苗研制有保留意见

2013-04-13 09:14 来源:三九健康网 

H7N9病例仍在陆续增加,而10年前的4月中国正值非典袭来。昨日,抗击非典十周年学术研讨会在广州举行,5名院士齐聚一堂。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称,10年来新发传染病始终不息,这十年的传染病防控对未来的首条提醒,就是一旦出现聚集性流感样症状病例,要立即报告卫生部门。若发现有人传人迹象,最好而且最古老的方式就是隔离。

这是广州呼吸研究所举行的一个学术研究会议,却吸引来自内地、港澳台等各地的媒体,会场座无虚席。参加会议的有香港中文大学沈祖尧院士、香港大学袁国勇院士、河北省中西医结合医药研究院吴以岭院士、国家人类基因组南方研究中心赵国屏院士等,分别代表了不同研究领域。

10年来新发传染病从未止息

钟南山在演讲中为这10年的新发传染病做了梳理。他的题目是《从SARS到H7N9禽流感教训、经验与未来》。他说,这10年来新发传染病从未止息,2003年以来,发生了人H5N1散在性禽流感,病死率达60%以上。2009年4月,全球发生了猪流感(新甲型H1N1)大流行。

另一方面最近几个月发生的新冠状病毒及H7N9禽流感,是在病人发生不明原因的流感样症状合并肺炎,而抗生素治疗无效的基础上提高警觉,寻找出新的病毒感染源,发现新病原的关口大大前移了。

H7N9与H 5N 1相比,H5N1明显是禽源性,禽发病死亡,禽传人的路径非常明确。但是H 7N 9有越来越多证据说是禽源性,但最大的问题是禽得了这个不发病,“所以农业部门和卫生部门都很头疼,不发病把它杀了也是个问题。但是传染途径和传染源可能来自禽,而且(H7N9)易感性比H5N1高。”

H7N9不会像SARS那样,但也不容乐观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高福表示,中国疾控中心对H7N9也有评判,“通过评判的情况看,我们既不能恐慌也不能乐观。”

高福说,H7N9是“鸡没事,人没了”,过去是高致病性禽流感H5N1造成了这种疾病,现在变成了低致病性禽流感,H 7N 9病毒对家禽、对野鸟是不致病的。

“H7N9的真正致病机制究竟在哪呢?我觉得留给我们的科学问题、临床问题远比我们知道得要多。”不过高福称,他们的基本评估是H7N9不会造成SARS这样大的问题,但是也不容乐观,H7N9还需要大家进一步的研究。

做H7N9疫苗是否有价值要打个问号

中科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研究员高福透露,研究H7N9疫苗已经摆上了议事日程,正着手安排实施。但对于H7N9疫苗的研制是否要那么快启动,钟南山表示,他本人“稍稍有些保留”。其他几名院士也多持保留意见。

钟南山说,现在疫苗研究迁移,10年前,基因测序要做4个月才做出来,现在做20多天就找到新病毒了,因此对加快疫苗生产有好处。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研究院当年“做SARS疫苗非常辛苦,全部鉴定完成了,要到2006年,但是已经没有病人,所以就不做了。”后来的H5N1疫苗也研制了,但是它基本是散发,因此做疫苗是否有价值也要打个问号。

国家人类基因组南方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科院院士赵国屏也认为,开展疫苗研制的理由并不充分,因为疫苗一般是为了预防具有人际传播能力,且呈较大规模流行的流感,但H7N9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可以“人传人”,并且以散发的形式出现,“如果H7N9存在人传人的话,做疫苗就有价值。有没有必要大量研制生产疫苗,跟它是不是人传人是很有关系的。”

赵国屏说,现在疫苗研制的成本较高,推进应该谨慎,“研发的机构和生产的企业也要考虑成本问题,有个别疫苗研制成功后却发现针对的流感疫情已经平息了。”他提到西班牙一个教授对他说,自己一辈子做了好几个疫苗,但是从来没有挣过一分钱,“因为我疫苗做出来后这个病就没了”。

答记者问

H7N9会否人传人?还不能下结论

昨日的研讨会后,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高福等专家接受了记者采访。

记者:上海这次是否存在延误通报?

钟南山:我不认为是延误,从卢洪洲教授去会诊看到三个病人,后来证实两个孩子还没有查出,但是80多岁的爸爸发现了(有问题),做了很多检查排除,还要去做检测,这需要时间,要20多天,检测还要看这个病是否有传染性还得思考,还要到国家疾控部门证实是不是,这个时间不算长,不存在延误。

这次H7N9疫情的一大特点是发现病原比较快,是先发现病原后,又陆续出现病例。而SARS与H1N1病毒却都是先出现人群感染,之后再找到病原,SARS出现时很快就发现了密切接触者出现感染症状,中山的病例感染了13个人,但之后却花了4个多月的时间才找到病原。“因此,钟南山认为,H7N9”与其说是不断地在流行,不如说是不断地在发现。“

赵国屏:(寻找新病毒)要进行一定验证,然后在法律程序上、在国家管理程序上,还要经过当地的CD C的验证,再上报国家CDC,这都不是批个文件那么简单的,都需要做实验的。我觉得这一个月的时间是必然需要的。

记者:H7N9会不会人传人?

高福:专家还在很谨慎评估,还不能下结论是有还是没有。至少看来,即便它有也与其他季节性流感相比,传播性非常低。能否实现人际传播的关键在于能否通过气溶胶传播。所谓气溶胶传播是指通过呼吸道导入人体,以空气中呈悬浮的液状微粒污染物为介质的传播途径。目前该问题仍没有明确的答案,专家们正在谨慎评估H 7N 9有无气溶胶传播的可能性。但即使H 7N 9病毒具有气溶胶传播能力,也会大大低于季节性流感的传播能力。

爱吃野味增加感染流感病毒概率

记者:2003年以来,从非典、H5N1、H1N1、H7N9禽流感,新发传染病不断出现,根源是什么,与人破坏环境有关系吗?

钟南山:应该说不是单纯的十年,以前也有,不是这十年特殊,而是非典暴发后大家更关注了。刚才赵国屏院士提及(新发传染病)60%-70%来源于动物,说明传染病不断出现与动物有关系。其次在中国,很多家禽是散养,而且在南方吃野生动物,这可能是其中一个原因。

赵国屏:实际上,很难光从破坏的角度去讲。人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广,有时会去占用一些野生动物的原来的活动场所。这次H 7N 9就很明显,上海是候鸟集散地,候鸟到了那里总要停下来喝水吃东西,只是这个地方有人养留鸟,包括家禽,这些家禽与鸟类与人的接触密切得多,就比较容易传给人。另外,现代交通的携毒速度快过候鸟,这都增加了人接触流感的概率。人的旅行的速度比以前快得多了。如果这个病毒是能够人传播人,他带来的速度会比候鸟大得多。

记者:现在有一些人抢购板蓝根,有的动物园喂禽鸟喝板蓝根。

钟南山:板蓝根,从中医的角度来说清瘟解毒的药。广州呼吸研究所对板蓝根做了6年研究,做得很细,我们初步认为板蓝根有一些组成成分对H3、H7有一些作用,但是含量很微,板蓝根治疗感冒以及病毒这方面是有些作用的,但是现在作为一个大量的推荐,大量地服用的话,我们并不是很建议。因为板蓝根也有适应症,而且它用得多有一些毒性。一个是对造血系统,一个是对胃肠系统。有的成分有危害,所以不是说什么药都能拼命喝,特别是对孩子不见得是需要,也就是说这东西要是大量地使用,我想现在的依据还不是很够。

钟南山谈SARS

SARS传播链条仍未清晰

钟南山还谈及传播途径,十年前当SARS发生感染及流行时,它是如何传染的?经过四个多月,发现了病原,又一个多月的研究,发现可能人与动物(啮齿类猫科,以果子狸为代表)之间有互相传播现象,在年底第二波SARS疫情出现时,采取了关闭野生动物市场的措施,使SARS的传播受到明显控制。至今其传播链条仍未清晰,需要做更多的研究才能阐明并指导防控。至于H5N1禽流感,很快证实是由家禽直接传染给人类。而近期的H7N9禽流感,可能是由禽类感染到人,这对我们有效防控极为重要。

在临床救治方面,钟南山认为我们的进展不够快。当前重症H 7N 9禽流感患者的高死亡率就可说明。十年前对免疫调节剂肾上腺皮质激素的应用,总结出只要坚持3R原则(合适的病人、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剂量)是可以提高重症SA R S患者存活率的。但是在后来H5N1、H1N1的重症病人救治上未能证实这一结果。

要警惕中东冠状病毒

钟南山说,最近出现的中东新型冠状病毒,不完全与SARS一样,不是SARS的重演。现在英国有人提出看法,“这个冠状病毒同时传染人和蝙蝠,值得我们警惕。”

疫苗做成了,已没病人了

“做SARS疫苗非常辛苦,全部鉴定完成了,要到2006年,但是已经没有病人,所以就不做了。”后来的H5N1疫苗也研制了,但是它基本是散发,因此做疫苗是否有价值也要打个问号。

板蓝根喝过量,有一些毒性

初步认为板蓝根有一些组成成分对H3、H7有一些作用……大量服用的话,我们并不是很建议。因为板蓝根也有适应症,而且它用得多有一些毒性。一个是对造血系统,一个是对胃肠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