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查询 医院查询 医疗新闻
医联网 > 医疗新闻 > 

广东鸡贩:期待有领导带头吃鸡

2013-04-11 14:03 来源:三九健康网 

做了7年活鸡批发生意的樊岳春在电话中对着老丈人怒吼,他们在如何应对禽流感疫情影响的问题上,发生了分歧。他每天在鸡舍待15个小时以上,被官方划为高危人群。记者和樊岳春这样的高危人员同食共寝一天发现,在面对可能接触到病毒时,他更在意疫情对生意的影响,更在意老家5岁儿子的包皮太长,10岁女儿牙齿歪了一点……

3:40 -4:00开档

每天接触鸡15小时 基本不戴口罩

凌晨3时40分,樊岳春起床,因最近生意不好,他比平常晚起了40分钟。清明节过后,他将两名工人打发回家了。这是他应对H 7N 9禽流感疫情减少成本的措施之一。

4月2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厅发布了《人感染H7N9禽流感诊疗方案(2013年第1版)》,方案中将从事禽类养殖、销售、宰杀、加工业者,以及在发病前1周内接触过禽类者确定为高危人群。

樊岳春做的是家禽批发销售生意,对于广东省内的货源,是自己开车去拿,直接到养殖农户的家里一只只挑货。对于酒楼直接订购的活鸡,他要帮忙将鸡拿去宰杀档宰杀好。日常情况下,每天3点起床开档,晚上6点半到8点半根据生意情况收档,每天和鸡“亲密接触”的时间超过了15小时。根据官方方案,樊岳春一家属于高危人群。

凌晨4时开档,樊岳春习惯性地给鸡喂饲料喂水。因为晚上下了雨,湿润的空气中夹杂着鸡粪的臭味,老鼠在档口内肆无忌惮地穿行。虽然市场每个月都集中灭鼠,他也想尽了一切办法,还是有很多老鼠。喂完鸡后,他便一声不吭地坐在电子秤旁托着腮,十几分钟一动未动,也没有表情。

尽管直接和鸡接触,但他大多数时间并没有戴口罩。即便是戴着,绝大多数时间都只是挂在脖子上。口罩是买的,7元钱一盒,一盒有50个的那种。“我们戴口罩是为了挡灰尘的,不是为了防病。没灰的时候戴什么口罩啊?”樊岳春说。

家人更担心他们的安全,他弟弟几天前看电视得知板蓝根可以预防H 7N 9,便给他发了条短信:“你们买点板蓝根预防禽流感。”樊岳春看完后回也没回,广州市区药店目前板蓝根到处断货,市场旁边的药店却储备充足。

5:00-6:50拉客

到处拉人来买鸡 低于成本价卖了10只

一直没有生意,樊岳春时不时就到市场转悠,看到熟悉的商贩就拉他们来买鸡,终于在凌晨5点用低于成本价3毛钱一斤的价格拉回第一个顾客,但也只卖了10只。他自言自语:“唉,这生意太臭了,也不知道到底便宜多少才能卖得出去了。”

6:50-8:25看报

紧张新闻老说这事 期待有领导带头吃鸡的新闻

清晨6时50分,报纸送到,樊岳春看了一下封面,发现没有禽流感的消息,直接翻看理财投资版研究起来。

生意受重创、被列为高危人群,他会不在乎禽流感的消息?“我搞错了,今天的消息在里面,前几天每天都在封面,我还以为今天没有禽流感的消息了。”樊岳春说,每天的禽流感新闻他是必看的,但是看完后绝大多数都会忘记,只要生意不会受到影响就不那么在意。他觉得,直接影响他们生意的是报道规模和持续时间。“你们新闻老是说这个事情的话,大家就紧张,一紧张就都不吃鸡了。所以我们很不欢迎你们记者来采访。”

在和同行交流时,他会记得新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报道,什么时候报道力度加强了,哪天少了,这是他们决定是否进货进多少货的依据之一。而人如何预防患病、病毒对人体健康造成多大威胁,他似乎并不在意。

对樊岳春来说,最好的新闻就是有政府部门的领导带头吃鸡,说吃鸡是安全的。“有一年省里面的大领导欧广源、李容根都带头吃鸡,设百鸡宴,对我们就很有好处。”他说,最近他每天关注新闻,最期待的,就是又有领导带头吃鸡了。不过情况令他沮丧,期待的新闻一直没有出现,反而反复看到有消息提醒人们,少接触家禽,这让他们的处境雪上加霜。一提起这个他就激动。

8:25-9:30研究对策

老丈人说将鸡拉回湖南 女婿坚持甩卖

8时25分,老丈人来电话了解清晨的销售情况,并且商量对策。樊岳春说,从开档到这个时间是一天中的黄金交易时间,正常情况下会占全天销售量的60%以上。

老丈人说,深圳的同行已陆续将鸡拉回湖南暂避风险,他也打算这么做。樊岳春开始算账:3倍的运费,每天约400元饲料消耗,短时间内频繁长途运输,可能出现死伤。最终他对老丈人说,这样做风险可能更高,还不如亏本甩卖。

两人就此发生争执,都坚持认为自己的做法是降低损失的最好办法。樊岳春的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激动,最终对着老丈人怒吼一番便挂了电话。鸡在他这里,他坚持甩卖,老丈人是没办法的。

“湖南和广州气候不一样,现在还在下雨。搞不好在路上就要死一半。”樊岳春挂了电话之后,怒气冲冲地继续发牢骚。

樊岳春的老丈人在这个行业做了19年,7年前将这门生意传给了他们夫妇,并且一直还帮他拿货。如今他在太和禽畜批发市场以及江村三鸟批发市场拥有5个批发档口。大家都觉得买了这么多档口,请了那么多工人,一定赚了不少钱,樊岳春只是苦笑,其实赚钱比一个档口多不了多少,只是经营多个品种,应对禽流感带来的风险会强一些,个中的辛酸只有自己清楚。

樊岳春说,每次禽流感暴发之后,对生意的影响都不一样,老丈人在2003年“非典”期间,还奇迹般地赚了钱。“因为当时进货便宜,销售量并没有像现在这样突然不行了。”他说,从来没有哪次像这次那么突然那么糟糕。疫情开始前三天,销售虽然有所回落,但不大,且比较平缓,加上清明节马上就到,大家都判断没什么事。“同行都进了50笼,我们还算少的,只有35笼。结果清明节当天鸡一到,广州、深圳、东莞都卖不出去,比‘非典’的时候还严重。”

樊岳春一家对手里6万多元的货非常着急,如果积压的时间太长,鸡在档口密度太高,必然暴发禽流感。到时,即便是普通流感病毒所致,和H 7N 9完全没关系,但他知道,民众一定会将它们联系在一起,最终无害化处理,他们将严重亏损。

9:30 -10:50又拉客

见到零售小贩说“没禽流感了”

10时23分,做了几百元钱生意。樊岳春有时和同行通电话,从同行那里得到一些安慰。有时到旁边档口找人聊天,暂时忘记目前的境况,有说有笑的。

工人陆续来到档口,忙着卖点鸡蛋。也是因为闲着,9时30分,妻子按照老家的习惯做早餐吃。

吃完早饭,樊岳春准备回宿舍休息,妻子下来顶帮。

正在樊岳春准备离开时,一相熟的零售小贩从门口经过,樊岳春立刻笑着大叫:“抓鸡啦,便宜一点给你。钟南山说鸡可以吃了,没禽流感了。”“嘿,哪里啊,人家还捂着鼻子问呢,都不敢靠近了还买鸡。”小贩回应。

樊岳春说,他对顾客说那些钟南山说的话,其实都是他自己想说的。“每天那么多新闻,我哪里记得,我们都是这样开玩笑。”

10:50 -13:15清理鸡粪

“白大褂”来检查 觉得H7N9离自己很遥远

10时50分,两队“白大褂”在市场保安的带领下,逐户检查人员身体状况,这是广州市和白云区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来宣传相关安全防护措施,对部分档口的家禽抽血化验。

当“白大褂”来到樊岳春的档口时,他妻子刘女士正在清理鸡粪,工作人员建议戴口罩和手套作业,并且要经常洗手。

“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生意,天天和鸡在一起,也没见有什么事。也没听说谁得病了。”刘女士说。

工作人员连忙说:“不是这样的,这个病毒还是蛮厉害的,如果出现身体不适,要立刻去医院。”

虽然有新闻报道有人患病死亡,但因为没有发生在自己身边,樊岳春他们一直觉得离自己很远,而疫情对生意和收入的影响是更直接,更迅速,因此他们更在意疫情对生意的影响。

刘小姐说,2003年“非典”前他们的工作环境比现在更糟糕,现在规范多了,政府要求人和鸡必须分开住,而且每个月都要停场两天进行彻底消毒,经常有“白大褂”对人或鸡取样化验、死禽不允许出售必须无害化处理……对政府的这些做法,他们非常赞赏,也因此觉得以前都没事,现在应该更安全。但他们又觉得政府部门一旦提醒大家不要吃鸡,减少和活禽接触,这样他们的生意会直接受到影响。

13:15-18:30话家长

担心小儿包皮长 叨念女儿牙长歪了

下午2时,工人将午饭送到楼下,蒸了一只鸡。樊岳春说,最近生意不好,10天来他们吃了9只鸡,一天杀一只吃。

樊岳春和妻子以及工人对自己的健康似乎都很随意。前不久,他在卸鸡时,有鸡粪溅到眼里,他用衣服擦眼睛,眼睛又红又肿,妻子让他去医院,他说太忙了不能走开,最终他熬了几天眼睛好了。

不过他对家里人的健康却非常在意。他们有一个10岁的女儿和5岁的儿子,儿子的小名叫“狗屎”,无聊时,夫妻俩便拿出手机看两个小孩的照片。他对工人们说,感觉“狗屎”的包皮长了一点,如果有时间,他就回家带儿子去医院把包皮给切了。

他时不时对工人叨念,女儿有一颗牙长歪了一点,咨询什么时候矫正最好。工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搭话,有的拿着手机打游戏。

晚上6时30分,给鸡喂了饲料和水之后,关门收档。

疾控专家:

抵抗力或强于普通人没出事也是高危人群

当天,在市场宣传防护措施的广州市疾控中心专家更紧张樊岳春他们的健康状况。专家说,从目前患H 7N 9并死亡的人员来看,有的就是从禽类运输行业的,有的是从事屠宰的,还有几个之前接触过家禽,因此樊岳春等属于高危人群。对于樊岳春所说,他们长时间都是如此,每年鸡发禽流感的时候他们也要处理,从来没有出过事的说法,专家急忙对他们解释,禽流感病毒有很多种,绝大多数禽流感病毒确实不会传染给人,但如果携带了H 7N 9、H 5N 1等可以感染人的病毒,常接触家禽的人患病的风险会比一般人高。但是家禽到底携带的是什么流感病毒,外表看不出来,需检测才能知道。

为什么别人接触了一下就发病了,他们整天接触都没事呢?疾控专家解释,这有可能是他们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对流感病毒的抵抗力强于普通人,但依然属于高危人群。

华农专家:

错误划分高危人群产生误导

研究了20年禽流感的华南农业大学教授毕英佐则不大认同疾控专家对高危人群的划分。他说,患病者一般要同时具备3个条件才有可能是高危人群,错误的划分对民众产生了误导。

毕英佐说,是否易感是由这个人的基因决定的,禽流感本身就有一个种间的屏障,能够感染家禽的病毒不轻易传给人,首先这个人因为遗传,基因就决定其是易感人群才有可能被感染。此外,患病者易出现免疫低下的人群比如老年人,长期熬夜打麻将的人等。再有,本身具有基础病,比如肺结核等,具备这三个条件之后,具有病毒感染量大的情况,才能划分为高危人群。并不是说从事养殖的或者销售的人就是高危人群。“H 7N 9和SA RS不一样,SA RS病毒是谁碰到了谁中招。”

毕英佐说,是因为这些划分和提法本身具有误导作用,对养殖户和从业人员的伤害也很大,把非高危人群定为高危,自然会有疑问,真正的易感人群这样对待H 7N 9,又会非常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