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查询 医院查询 医疗新闻
医联网 > 医疗新闻 > 疾病动态

止咳水成瘾者赴武汉做违禁手术

2012-12-08 14:40 来源:三九健康网 

面对医院治疗无效,戒毒所不收的尴尬现状,深圳一些隔离无效的止咳水成瘾者,采用了纳曲酮皮下植入手术戒瘾。这个手术最开始用于戒毒,在2009年已经被国家卫生部叫停,然而直到现在不少止咳药水成瘾者还远赴武汉做此手术。为这些成瘾者做手术牵线的人是北京大学深圳医院核医学科主任贾少微,他也是纳曲酮长效缓释剂的研发者。

成瘾者亲历

赴武汉做戒断手术

26岁的李东是深圳止咳药水成瘾者。2011年,李东是贾少微核医学科的常客,常年吃着贾少微开的药。但整整一年时间,李东都是一边吃着他开的药,一边不停喝着止咳水。

2011年12月底,还在服用纳曲酮的李东混喝了两种不同类型的止咳水突然休克被送进医院。“在医院狂拆病床设备,喊着要打医生。我自己完全无意识。”那天的症状吓坏了李东的妻子和母亲。

那次休克没过多久,“有一天,贾少微突然让我做手术,说明天就订飞机票,去武汉。”今年1月,李东在贾少微的建议下到武汉做了纳曲酮皮下植入手术。“其实放进去的是纳曲酮,只是大剂量缓慢释放而已。”

在武汉戒毒所的几天,是李东一生都难忘的梦魇。“沿着一条走廊看过去,两边的人要么处在嗜睡状态,要么神经兮兮的。当你是除了医生外唯一清醒的人的时候,你会觉得特别恐怖。我在那里呆的第一天没睡觉,眼睛睁着到天亮,第二天仍睁着眼不敢睡。连续三天关在里面,我精神出现问题,要求到外面住,不然就不做手术了。”李东在外面旅馆住了两天,第五天上午做了手术,下午返回深圳。

据李东介绍,为他做手术的是处在武汉市关谷区荒郊的小洪山自愿戒毒所,一次手术费用1.38万元。另据深圳了解纳曲酮皮下植入手术的人士透露,贾少微建议去做该手术的病人都被送往武汉的戒毒所,从不在深圳做这手术。

手术很简单,打过麻醉后,在病人脐下皮下剪开一个小口,把药一粒一粒塞进去,一共24粒,缝上。“那药我看过,一个难消融的外壳把药包裹着,一次塞一排。”李东展示了肚皮的手术伤口,两个未痊愈的疤痕清晰可见。

手术回来后,李东害怕产生让自己死掉的感受,三个月没碰止咳水。第一个月,李东经常出现头晕、恶心感觉,身上痒,某些部位刺痛。“只要停止喝都会有的感受,武汉的医生也很直接,说手术最大作用在于心理暗示,但我觉得这是种心理压迫。”

但三个月后,计划在李东体内缓慢释放半年到一年的药物全部消融,之后李东在家里关了两个月。5月初,贾少微让他再做一次。三个月后,药物再次释放完毕,手术还是失败了。

时至今日,李东都没把第二次手术失败的信息告知贾少微“如今也知道国家禁止这种手术,但做了也不会死。”

2009年7月14日,卫生部办公厅发布《关于立即停止开展皮下埋植盐酸纳曲酮治疗吸毒成瘾的通知》,正式叫停李东所说的“这种手术”。而该手术所用药物正是由贾少微研制。让自己两次从深圳到武汉去做国家明令禁止的手术,李东猜不透贾少微的动机。

卫生部通知中明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盐酸纳曲酮的使用方法为口服。皮下埋植盐酸纳曲酮改变了药物的给药途径,且未经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卫生部要求,将纳曲酮长效缓释剂皮下植入手术正式禁止。

观点PK

目前国家规定,纳曲酮只能用于口服,这样手术根本上是违法的。据我了解,他们并没有告诉病人这个手术的局限性,他没有等病人把毒素排完就采取手术;更没有进行脱敏反应测试,如果病人药物过敏怎么办?——— 武警广东总医院青少年成瘾治疗中心主任何日辉

我们有临床试验,一期临床今年也开始了。手术计量也有严谨的计算方法,一次手术植入的拮抗剂计量大约为一年。——— 北京大学深圳医院核医学科主任贾少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