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查询 医院查询 医疗新闻
医联网 > 医疗新闻 > 疾病动态

糖尿病等富贵病花销将激增挑战中国医疗体制

2012-03-29 14:40 来源:三九健康网 

据路透社报道称在过去30年里,中国人经历了从刚解决温饱问题到如今担心自己腰围过大的变迁,但这种变迁让医疗体系为糖尿病一类的“富贵病”的指数式增长而疲于奔命。

治疗此类慢性病的开销,对让努力为14亿人口提供基本医疗保健的中国来说是沉重的压力。2011年,医疗杂志《柳叶刀》( The Lancet)刊登报告称,几乎每8个中国家庭里面就有1家因为不堪高额的医疗费用而垮掉。

当中国人储蓄一部分是因为害怕被顽疾侵袭而倾家荡产时,为了再度平衡经济,医改势在必行。

然而当中国人可以享用更多美食,更长寿的时候,慢性病的负担也可能加重。比如说糖尿病,如今影响了10%的中国成年人。这个数字几乎和美国人口相当—— 而1980年这个比例仅仅是1%。

“在过去的20年里,糖尿病发展得很快,但直到如今才在医保体系里体现出来,”仝小林医生这样说道。仝小林是北京广安门医院的副院长,每周一都要看几十个病人。“人们蜂拥而至,医保体系的数字直线上升。接下来的10年对体系将是巨大的消耗。”

据新加坡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和哈佛公共卫生学院出版的白皮书显示,2011年中国在对抗糖尿病上的开销达到了170亿美元,但和全世界4650亿美元的总消费相比还只是很小一部分。

此开销占了中国医保总支出的5%,有人预计这个数字会上升到13%。

美国糖尿病协会指出,在各项开销都激增的美国,每10美元的医保花费中就有约1美元是给糖尿病的。美国一年在糖尿病上花费的2010亿美元,换做在中国,会让中国的医保体系陷入困境,使其无暇顾及其他首要问题。

中国现如今有大约9200万糖尿病患者,预计到2030年这个数字会是1亿3000万人。“我们感到很惊讶,甚至不能相信它的增长速度”北京协和医院专家向红丁边喝着咖啡边说,他像往常一样早上4个小时看了22个病人。但如此快速的增长意味着糖尿病初期经常不易被察觉,直到二期才会被重视,这样也就使得治疗更加困难。

李云翔每个月都要驱车5小时到北京找仝医生看病,她估计为了治疗疼痛浮肿的腿而花在中药上的钱已经有3万人民币(4,700美元)。而控制血糖的西药每年要花费12000人民币,不过80%都由医保补贴。

“如果不是家中有个医生我可能永远也不知道。我们身边没人懂,”这位64岁开朗的女士说道。她常年有口渴,昏厥的症状,也曾住院多次,后来是她的儿媳妇认为她可能患了糖尿病。

很多医生,尤其是乡镇地区的,并不清楚糖尿病可能是一些症状的罪魁祸首——包括失明,腿部痛麻,消化不良和循环系统疾病。

“糖尿病很好诊断,但即便如此,很多医生也不知道方法,”向医生说道。今年68岁的他,早期的医疗培训都是在动荡的文化大革命中完成的。如今他教导乡村医生如何诊断糖尿病。“病人们自己不知道,而找上我们的时候他们说他们的医生也不知道。”

想治病,请排队

3年前推行的全国医保,让民众更愿意就医,也让医疗费用更加亲民。据《柳叶刀》的调查显示,2011年住院的病人约有9%,而2003年只有不到4%。

控制糖尿病的基本药物在中国不算贵,一年约需要2000人民币(320美元)。

而对晚期糖尿病人的治疗费用却可高达18000人民币,约等于中国市民的年收入。

糖尿病的常用药可以享受医保,但是在家中监测血糖的仪器却不行(每月花费可高达400人民币)。

而雪上加霜的是,苏瑞福学院针对糖尿病的白皮书指出,亚洲人在30-50岁这段收入高峰期比白人更容易患糖尿病。

“当我发现(自己得病)的时候,我的心情非常沉重。我担心自己无法再负担整个家庭。害怕自己被社会淘汰,”患者王元庆说道。这位8岁孩子的父亲在一年前确诊患有糖尿病,虽然病情得以控制,但仍给他带来巨大压力。

及时确诊糖尿病能够帮助像诺和诺德(Novo Nordisk)和拜耳(Bayer)这样的制药公司。诺和诺德的胰岛素在中国销量第一,而拜耳推广的一种药物能够减少饭后葡萄糖吸收。两家公司都在中国帮助普及糖尿病知识。

传统中药的研发也能从中获利。 广安门医院的仝小林医生就获得了政府900万人民币的拨款,用来研究如何让中药更低成本高效率的治疗糖尿病并发症。

“传统中药在并发症的治疗中可以起到积极的作用,”他说道,此时病人正成群的经过他的办公室。他看着一本本蓝色笔记本上手写的记录,护士们则在为下一个病人做准备。

“中药对恶心,或因疼痛引起的忧郁有很好的疗效。有些病人疼到睡不着,甚至想到自杀,”仝医生说道。

提高医生的技能,进行良好的患者教育,为中药施行用量标准化,能够有效减少糖尿病人群对在中国大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大量涌现的“假药”的依赖。

就算糖尿病治疗能够标准化,医生们承认政府宣布到2015年为止将投入1750亿美元用于医保只是个开始。卫生部针对一些慢性病有一个试点项目,今后可能会增加透析用于治疗肾衰竭,而糖尿病也可能导致肾衰竭。

“目前我们对医改到底要花多少钱还没有真正的认识。但国家很坚定,就算代价再大,也要解决问题,”向医生这么说道。“我们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如果政府想要完成一件事,它一定能做到。”

(责任编辑:廖颖瑶)